彭程先生的散文

年齡既長,父母自然愈加衰老,我近來常常感覺到這點。今天剛好讀到彭程先生的散文《父母老去》,未免又感嘆半天。

年齡既長,父母自然愈加衰老,我近來常常感覺到這點。今天剛好讀到彭程先生的散文《父母老去》,未免又感嘆半天。

留意彭程先生的散文已經有幾年了,他文章里濃郁的人文氣息總給我很深的印象,任何平淡無奇的題目在他筆下也可化腐朽為神奇。可這樣一位作家,在網上搜索竟然結果寥寥,可見他是一位非常低調的人。豆瓣上彭程先生的集子僅有兩本:《鏡子和容貌》和《漂泊的屋頂》。

摘錄一些我喜歡的句子於下:

《周围》

“有两年的时间,我热衷于做一件事情,就是描绘对夏天的感受,记满了一个笔记本。我记录下有关这个季节的许多,晴天和雨天各自的风景,清晨、正午、黄昏和深夜的种种画面。有许多地方,我的探测达到了工笔画般的精细,比如皮肤粘涩的触觉,风中树叶的闪光,比如响晴的日子和云彩淡薄的时辰,光与影呈现哪些变化,比如在烈日暴晒下,槐树和柳树的不同气味。我的感官耐心细致地触摸了季节的全部,从六月初到八月末,从少女的清新到少妇的丰润。”

《藏書的形成》

“这便是一个人的藏书会不断自我扩充——从数量到内容——的根由。随着阅读和思索的拓展,不同书籍之间会自然地产生吸引、呼唤,要求彼此间的接纳和浸润—— 这背后实际是阅读者心灵的驱使。这个过程十分自然,毫不勉强,仿佛树干生长到一定时刻总要分蘖出枝杈。而画地为牢、自我封闭反而是困难的,不自然的,仿佛硬要撑直随风偃伏的树苗。经过一连串的碰撞、交汇和融合,最终会形成一个有机的生命体——这里使用“最终”这个词只是表达上的方便,因为一个活泼的生命会永远保持敞开和吸纳。这样,藏书的聚集过程便可以借助某种形象、图式来描述。甲通往乙,在稍远处又接续了丙。道路纵横交错,最终交织出一片旷野。河流次第流淌,在远处汇为一片潋艳湖光。”

《父母老去》

“有一些话,可谓是老生常谈,平时人们经常都会说到,但很少会认真思索其中的深意。只有在某些时刻,某种情境中,它们才会于瞬间变得尖锐,显露出咄咄逼人的意蕴。有一次告别后,车已经开出很远,转过弯儿就要出小区了,回头一看,他们还站在楼前朝这边张望着,因为隔着很远,只是两个模糊的身影。这时心里忽然升起了一个想法:以这样的节奏频度,还能够见他们多少次?我尚且有这种念头,他们就更会这样考虑了吧?这样一想,就强烈地意识到了生命的短促,一些忧伤也迅即在胸间弥漫开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