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的通讯》之二

以下是论文第一小节的翻译:……。或许还有误译之处,请大家指正。下面会翻译的比较慢了。

以下是论文第一小节的翻译:

传统的研究通讯的概念和方法是相对静态的,并基于信号和反应的隐喻(metaphor)。这些概念适合于相对容易的编码和数据分析,因为所有特定行为的实例,比如微笑或者奉献的姿态,都被看作是“相同的”,跨接着众多的实例(译注:最后一小句,即理解为所有的实例的集合,也即所有的殊相,被等价关系划分)。活的通讯的概念集中在通讯的动态改变的方面。从活性的视角来看,没有两个面部表情或者姿态的实例是完全相同的。每次,一个人自发地或者真诚地微笑,它都是“新的”或者“活的”。在众多重现(repeated)的实例中,表情和姿态没有这样改变,这往往是跨个体的或者内在于个体的失调或者病状的迹象。在这样的例子里面,自我或者他者被视为一个客体(object),而不是一个充分活着的人。基于一个动力系统的视角,本文为研究者提供了概念和方法使通讯中一种活性的隐喻可以被利用,以作为现存的、基于信号和反应隐喻的概念和方法的补充。本文提出的通讯中的活性的理论模型由以下三个联系的过程组成:协同规约(co-regulation)、平常可变性(ordinary variability)和创新(innovation)。协同规约是指参与者之间协调行动的一种形式,这里参与者卷入了行为与意向的一种连续和相互的调整。在协同规约期间,通讯系统作为一个单一的实体活动,以至于活动不能被分隔成“个体的”或者离散的贡献。平常可变性是指通讯中,在表情、运动、姿态和语调里面,一种微妙但可察知的改变,它们总在移行换位,但又恒在一种称为“框架”(frames)的、双方互相认同的活动的范围之内。创新是指超越了“平常”范围的变动力,为通讯系统去历经发展式改变(developmental change)创造了可能性。于是,活的通讯就是在一种在前进中的关系里面的相互协调的协同动作(co-action)的动态改变形式(译注:指历史和现在),或者是,假定的一种在前进中的关系里面的可能性(译注:指未来),这种动态改变形式有历史和未来并且发展式地改变。

或许还有误译之处,请大家指正。下面会翻译的比较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