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星星、教育和生态伦理

明代学者顾炎武曾论证说:“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因为《诗经》里的好多句子涉及天象,但均出自农夫、妇孺之口。尧、舜、禹三代的事情,恐怕很难细究清楚,但我知道的是,小时候回老家总能看到满天的繁星,还有放学后小城镇路边的野花野草;而今生活在大城市里,又有繁忙的工作,很少在日常生活里去触碰星星和花草树木,于是就这样和大自然割裂开了。

我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心里总对天上的星星充满了好奇,拿着一本《望星空》的对着天空望了好久,往往也不得其解。是呀,身边没有好的人指导,对小学生来说,满天的繁星还是有点复杂。后来,我上了大学,拿着同学的望远镜在操场上比对星图再次学习,才顺利的学会了。

梭罗在《瓦尔登湖》里,还有李奥帕德在《沙郡年记》中对大自然有过细致的描写,花草树木、鱼虫鸟兽,一切在他们笔下都那么有趣。然而对我们这些在城市里的人来说,应该怎么样去触碰到大自然呢?今年回老家过春节,而外甥女正上小学,于是便教她认识大自然。人们在自己人生的某个阶段总要去学习认识花草树木、日月星云。教育或许就是我们这些成人从新认识自然的一个契机,也是我们人类延续自身对自然理解的方式。

如何教育我们的下一代认识自然,这可是个满大的话题。我自己的一个理解是,我们大人和孩子都通过一个过程去学会认识、欣赏、热爱、保护大自然。这包括:

  • 认知:学习一种人和自然一体的观念;
  • 审美:体察自然界的种种微妙与壮美;
  • 情感:培养对自然的热爱;
  • 伦理:意识到人们的责任。

为了实践这个理解,我建立了一个物候学维基,在那里人们可以去交流如何认识花草树木、鱼虫鸟兽、风雷雨电,去记录大自然的种种变迁。李奥帕德在《沙郡年记》里讲述了他理解的土地伦理,而我们正需要在生活里去实践这种认识。

One thought on “识星星、教育和生态伦理

  1. 天津大学一位宗教学博士朋友曾经对我说(大意):
    无所畏惧的人是最可怕的一种生物。我们现在的中国人就是什么都不怕。

    人类对上帝(神仙、菩萨、真主……)心存畏惧,来自于对遥不可及的苍穹的遐想。

    古代(其实也就是人类发明电灯之前,大约130年前),人类肉眼可以分辨出超过6000颗星星。现在的都市人呢?

    以后有空转一篇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