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智慧的共鸣

微博上人们相互呼应,新鲜想法诞生、传播、生长、发散、汇聚。围绕有生命力的想法,实践者联系起来产生实践活动,渐渐成长出人际圈和知识域。当后来者进入这圈子和领域时,需要一个引领的途径,实践者从想法中理出脚手架供人攀爬,有些脚手架存在几个世代甚至几千年了。它们是活的,是引领我们的路途。

汪丁丁观点修订版:宽带写作是宽带技术提供的创作方式,强调大规模的信息集结和带来的创作。大规模的集结或整合,绝非单纯的数量积累,而要求深度思考。思考越深入,集结规模就越可宽广。宽带写作的理想形态是在集结了整个网络上与主题相关的信息之后,在由此而达的思考的深度和广度上,实行语言创造。

知识的集结、实践者团体的连接变得越来越容易,这是一个正在发生的过程;但语言的创造依然艰难,学习的过程不能被取代;碎片化的方式并不一定适合所有的领域,学习还是需要付出努力才能掌握前人留下的“脚手架”。

Christopher Alexander 在《俄勒冈实验》提出六个原则:有机秩序、参与、分片式发展、模式、诊断和协调。我个人理解,这六个原则中有机秩序是一个总纲,而参与、分片式发展、模式、诊断和协调是一些方法。他希望创造出一种机制,可以让建筑和社区共同的缓慢生长,整个过程是自底向上的、自发的。

作为从技术社区来的读者,我对设计模式的理解是一些解决问题的最佳实践的总结,焦点在问题解决上。读罢《俄勒冈实验》,我才理解这个想法很偏狭。Christopher Alexander是从社区如何自我组织解决规划问题的角度提出模式的。在他视野里,模式是总结交流社区本地经验的一种方法,服务于社区的自我生长。

好多年来不同领域的实践和思考,最近逐步汇聚,尽管微博客未必是最佳的工具,我想还是实验一下,如何在社交网络上去实践知识的创新,不只是发散传播,还要汇聚、收敛、演进,不只是个人的,还是群体智慧的共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