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的诗句

外面下起了夏雨,找了一些关于雨的诗句。 顾城《雨行》 云 灰灰的 再也洗不干净 我们打开雨伞 索性涂黑了天空

外面下起了夏雨,找了一些关于雨的诗句。

顾城《雨行》

云 灰灰的
再也洗不干净
我们打开雨伞
索性涂黑了天空

在缓缓飘动的夜里
有两对双星
似乎没有定轨
只是时远时近……

顾城《感觉》

天是灰色的
路是灰色的
楼是灰色的
雨是灰色的

在一片死灰中
走过两个孩子
一个鲜红
一个淡绿

北岛《雨夜》

当水洼里破碎的夜晚
摇着一片新叶
象摇着自己的孩子睡去
当灯光串起雨滴
缀饰在你肩头
闪着光,又滚落在地
你说,不
口气如此坚决
可微笑却泄露了内心的秘密

圣何赛市区一日

终于忙里偷闲去了圣何赛市区。上午就到了,吃惊的是 downtwon 原来竟这么安静,甚至有些冷清,只是到了下午快近傍晚,才见人气旺了起来。把有趣的事情记一下。

终于忙里偷闲去了圣何赛市区。上午就到了,吃惊的是 downtwon 原来竟这么安静,甚至有些冷清,只是到了下午快近傍晚,才见人气旺了起来。把有趣的事情记一下。

一家酒吧:有两个歌手在唱歌,下面只有我们三个听众,但他们还在认真表演。很喜欢他们歌的欢快节奏。
http://www.flickr.com/photos/mountain/3413876718/

圣约瑟夫教堂:听四五个人在唱赞歌,“基督,如果你记得我……”,声音在教堂里回荡,让人可以感受到信仰的虔诚。有位美国大姐送我草叶一枝,大约是和复活节有关系,我不是特别听得懂她说什么。
http://www.flickr.com/photos/mountain/3413903844/

圣何赛艺术博物馆:风景画别有风味;Jun Kaneko的陶瓷和绘画艺术既有东方的韵律,也有西式的抽象,煞是好看。我在博物馆里徘徊了好久,可惜不让拍照。

马丁路德金图书馆:问管理员是否可以进入,回答任何地方都可以去。这才叫公共图书馆!里面还有儿童活动室、旧书店。购得《美洲原始文化》和《贫穷与不公的经济学》。

印度人的仪式:不知道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只是见到一队印度人吹拉弹唱向广场走去,然后再到喷泉里去接受清凉之水的淋浴。不懂这究竟是什么含义。
http://www.flickr.com/photos/mountain/3413052443/

Adobe的大楼:在树枝丛中找到一个缝隙,刚好把Adobe的大楼、Logo照下来。想到博士先生努力换作商业成功,也是美国社会奋斗成功的一例吧。
http://www.flickr.com/photos/mountain/3413028105/

技术博物馆:展览主要面向儿童,教育为主。除了触摸式画布有点意思,其他世界各地都恐怕大同小异。可记的是电梯下楼的瞬间捕捉到天窗光影的组合,我自己觉得还有趣。
http://www.flickr.com/photos/mountain/3413116273/

舊城保護、舊事重提

2004年新京報做過一次北京舊城保護的報道,引起很大轟動。這個報道時至今日已三年了。最近“文保区东四八条胡同部分范围被拆迁”又引起人們的關注,這些不說。只想舊事重提,讓大家看一看我們官員的表現。

當年新京報報道之后的第二天,北京市文物局局長梅寧華親自領著電視臺記者去進行所謂的“辟謠”。當時他說:“这是恶意、无根据的炒作,严重违背事实,纯属无中生有……”他非常生气。為了“以正视听,他亲自给记者带队,核查某报涉及的‘于谦祠’、‘桂公庙’、‘梅兰芳故居’等地,结果确认某报的报道确实存在失实情况。”

紅星胡同内的梅蘭芳故居,因為梅局長一句話,說“不是文保單位”、“红星胡同内所谓的梅兰芳故居其实只是梅兰芳曾经短期居住过的老宅”,便這么硬生生給拆了。實際上,紅星胡同内的梅蘭芳故居頗有來歷,維基百科上有這樣的說明:

“今紅星衚衕51號。1920年梅蘭芳為感激祖母的養育之恩,在這裡制了一處大宅子。這裡有七個院落打通,修有荷花池、長廊、假山花園等,還蓋有一座西式的二層樓。在這裡梅蘭芳娶了福芝芳續弦,後來四個孩子都在此出生,祖母和王夫人也在此逝世。

至抗戰前這裡一直是梅蘭芳居住的宅第,也是一個京城人文薈萃的地方,被稱為「綴玉軒」。在這裡,梅蘭芳編排了《霸王別姬》《洛神》《西施》《春燈謎》等新劇。梅蘭芳經常在這裡招待國際友人,如瑞典王儲(後來成為古斯塔夫六世)夫婦、美國前總統威爾遜夫人、日本著名歌舞伎藝術家守田勘彌和著名畫家渡邊、美國荷里活影帝范朋克、義大利女歌唱家嘉利-古契、印度大詩人泰戈爾等,都曾是他的作上賓。那時來京訪問的外賓提出必看的內容,一為故宮,二是梅劇,並會拜訪梅蘭芳。

抗戰開始後,1932年梅家被迫遷居上海,後居香港。1941年,香港淪陷後,梅蘭芳回到內地,由於沒有演出,長期沒有收入,1943年梅蘭芳把無量大人寓所賣掉,以維持生計。1949年後,這裡的房產歸中國攝影協會所有。為了讓梅蘭芳重回北京定居,周恩來總理承諾把這裡的住處騰出歸還給他,但梅蘭芳以為此處是早年買出的,不願麻煩政府,就請求選一處小院落即可。”

故居并非僅僅官定的才成為故居,而是要根據歷史的事實。身為文物局局長,不保護這樣有人文價值的故居,反而作破壞文物的幫手。真不知該說什么。

而且還更有甚于此的,這里就暫且不提了。

為什么要用繁體字

我的Blog今后要改用繁體漢字。為什么呢?

  • 其一:在學習漢字的過程中,逐漸了解到漢字原本的美,簡化漢字粗暴的破壞了這種美感。雖然從甲骨文起,漢字在一步步簡化,但這并不意味著現有的簡化漢字方案都合理。
  • 其二:我不認同共產黨充滿暴力的史觀,滲透著霸道的文風。
  • 其三:現在有了Google的漢字輸入法,輸入繁體已經一點也不困難了。

就像我前面的文摘中所說,毛文體依然深深的嵌入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Blog作為個人的空間,我僅僅想表達個人的不服從。

观念表达的时空开销

观念产生于每个人的内心,却必须凭借语言来表达,才能在人们之间散播,才有知识在人们世代间的传承。

借 助于语言表达,就必然涉及编码与通讯,就要触及空间与时间。字母表中的字母或者词汇表中的词汇多,空间开销就大;反之,空间开销就小。表达一个观念所用的 句子越长,则传送这个观念的时间开销就越大,反之越小。时空的开销是可以互易的,既可时间换空间,亦可空间换时间,但通常都要寻求一个时空开销的平衡。

所有观念最终都凝结在我们的语言中。而最省的原则无所不在,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常用观念对应之词汇短,稀用观念对应之词汇长。这样从统计上看,可使讯息传输的效率最高。

复杂观念的表达,也要有时间与空间上的平衡。但是由于本质上难度的存在,复杂观念的展开需要足够大的空间与时间开销。

鲁迅先生的忌日

明日是鲁迅先生逝世70周年。虽然对他有种种的说法,但我依然喜爱他的一些作品。北京、上海的鲁迅纪念馆我都去过,右图是在上海鲁迅纪念馆时拍摄的。

据说今年的鲁迅先生逝世纪念有些buy 2144,2175831,00.html”>特别的规定。可见先生文章的生命力一直持续到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