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星计划—一个不成熟的想法

有个不成熟的想法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说起来这个想法有点疯狂,是我偶然想到的,并且花了两周时间勾画了一个技术上的初步蓝图。

几个月前,我在看《三体》的介绍,我突然问自己:宇宙最普遍的双星系统的宜居带里的行星上会看到什么呢?

我很简单的写了个小程序,当天就算出来一个假想情况的轨道,以及上面的昼夜分界图:

* https://skitch.com/mountain/r7yd3/orbit:黄星和蓝星是恒星,灰色的小点是行星

* https://skitch.com/mountain/r7yd7/daynight.png:可以看到两次日升日落,还有两个极昼

这个时候,我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可不可以用这个假设的、并不严格的例子作为一个引子,来作一个教育或者普及项目呢?教低年级的大学生和非常优秀的高中生如何使用计算机、基本的数学知识和物理知识,以及让更多公众通过一种有意思的形式了解科学。

下面的一个星期,我一边回顾大学我学过的课程(我是数学系毕业),一边查资料,写出来程序,把这个假想行星上的季风也模拟出来了。

* https://skitch.com/mountain/r7yd5/airtemperature 全球气温形势

* https://skitch.com/mountain/r7yd9/density.png 全球空气密度

* https://skitch.com/mountain/r7yry/pressure.png 全球气压

* https://skitch.com/mountain/r7yrd/windx.png 经向风场

* https://skitch.com/mountain/r7yrr/windz.png 垂直风场

* https://skitch.com/mountain/r7yrf/verticletermperature 零度经圈垂直剖面的温度场,可以看到同温层的出现

我在想将来甚至还可以模拟出洋流、天气、潮汐等现象。当然,这个不是科研,完全不严格,只是假想情况。

我不知道各位有无兴趣和建议啦。

Wikimania之旅

越过几万里,经伊斯坦布尔,飞机降落在特拉维夫。一下飞机就遇到了来自南非的Slashme、以色列的Ijon、美国的Sj和JWild。在火车站我们又遇到了来自菲律宾的Sky_Harbor,我们这个国际小团队一起乘车去海法,就这样开始了七天的Wikimania之旅。

下面只是我自己参会的一些个人感触,有些并不是很好的感受,但还是说出来共勉于来自大陆的诸位。

南方北方?

在去海法的路上,说起这次与会的计划,我说道我可能会参加“维基全球南方发展”的分会,结果引起了其他几位的诧异。他们问我:难道中国人认为自己是南方?他们心目中,黑非洲之类的国家才是南方,而恐怕他们已经被北京、上海的高楼大厦吓着了,觉得中国已经开始发达了。可在我自己心目中,中国还是很落后,精神上更是如此。我觉得,北京CBD的高楼大厦象巨兽一样在吞噬着渺小个体的空间,人们如此之繁忙,完全看不到生气。

后来中国广播电台作为唯一的大陆媒体也来采访这次会议,据他们的记者说,也是领导觉得此次会议关注发展中国家,才派他们来的。那么我们究竟是落后还是发达呢?

个性张扬的美国MM

会议第一天印象最深的是来自基金会的SumanaMM,她担任志愿开发者协调员的角色。性格张扬的她在会场上协调组织会议的进度,时而幽默地评论讲者的发言,让人感受到很强的个性。在这样的国际社群的会议里,你只有主动表现出你自己,才有机会让别人认识你,进而了解你背后的社群。

如果说头两天的会议只有技术人员知晓,那么Sumana MM最勇敢的作为是在整个会议结束时Jimmy Wales演讲问答环节。当时,Jimmy让一位女性来提问,Sumana 勇敢地抓住这个机会,开始向大家介绍自己,自己的职责和联系方式;虽然不是提问,大家还是对她的发言报以掌声。

抗议与服刑

第二天,我才注意到会场旁边有很多帐篷和招贴画,我开始以为是旅行者自发的营地;后来询问之后才了解到,随着以色列不断上涨的房价,居民因为买不起房子,便因此出来抗议。后来在聊天时,才了解到一位组织者,因为拒绝服兵役,在监狱度过了一年的时光。

华侨

和印尼的一位中国人聊天,了解到他们不允许使用自己的中国姓氏,而他作为第四代华人,已经不知道自己祖父再上一辈的事情了,只知道自己祖居福建。他说他的父亲很爱国(中国),但也说到对于何处是中国正统的认知,在华侨中有一些分歧。接触到的,来自马来西亚的华人,汉语很好;而美国土生土长的第二代华人,不但汉语非常不熟练,而且做事情也不象中国人了。

语言障碍和耻辱感

随着会议的进展,特别是会下的各种社交活动,我特别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语言方面的障碍。这种感觉只是到了后来随着几次非正式的聚会,并且大家逐渐熟悉,才慢慢消除。

最为复杂的感受,是一种隔膜和耻辱的感觉。当你发现,很多国家都建立了自己的分会,而只有我们是例外;当你发觉,本来和自己同族的同胞,却在会场回避你;当你发觉,同胞们选择最自然的粤语来交流,而满大人的语言和他们还是有隔膜;当人们每每和你说到中国时,提到的不是别的,而是绕不过去的审查,哪怕一个小国也不存在的人民中的恐惧;我心里总会有一种复杂的耻辱感。

国际知识的缺乏

如今的中国因着它经济地位的提升,受到很多关注,比如最近动车的新闻很多外国维基人都和我提及,而我却发现自己对别国了解的少。远的不说了,就说说自己的邻居。

日本应该是比较熟悉的了,但因为不知道Osaka是大阪这类的障碍,以及众多语言文化上中文说法和国际说法的差别(如围棋中段和级的日本说法,Dan和Kyu),我还是丧失了很多同日本和各国朋友本来能展开讨论的机会。

再如对印尼、菲律宾,对于它的地理、语言、族群等基本事实知道的很少,人家都会和你说中国如何如何,你却无法和人家展开同样的对话。而印度作为另外一个大国,对于它丰富的多样性,我知道的也很少。

令人兴奋的沙滩晚会

会议结束后,人们先到了海法海边戏水,而后又开始了热闹的晚会。当“非洲、非洲”的歌声响起,随着欢快的鼓点,杂技演员的精彩表演把人们的情绪带向了高潮,而我的隔膜感也终在这热潮中消散。那天晚上,人们喝酒、跳舞、聊天直到很晚。

我的心愿

在这个晚会上,我有机会和Jimmy Wales和Sue Gardner聊天,我向他们表达了我个人的心愿—维基运动是世界性的,希望终有一天,这样的盛会能在中国举行,而我愿为之努力。

融入国际

作为个人素养的一部分,我觉得,一个人应该超越自己局限,特别是简单的消费文化带来的认知,而要尝试去理解更多人苦痛的所在和他们在如何改变,去尝试理解人类的普遍事务。 让自己的观念能够融入国际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但必须要学会。另一方面,融入国际并不是变成欧美式的做派,相反世界是多样的,还有更广阔的认知和学习的空间。

最近值得关注的书签服务

说起书签服务,并不是新话题。最近Delicious被贱卖,貌似说明这个领域的不景气,其实如果你仔细跟踪互联网发展的动态,就会发现实际情况绝非如此,书签服务正迎来另外一个热闹的时代。

先从Delicious的替代网站说起,或许大家已经知晓了Pinboard,它是一个收费网站,但试用下来,就会发现它的很多细节都很贴心,改进了Delicious的很多不足,可以肯定Delicious比较难追上它了。所以我已经把自己的帐号移过去了。

而更有趣的是几个更新型的书签工具,它们都可以帮助你存档,供以后精读,可以说它们都是老网站Furl的后继者,但都结合了时代的新特点,比如可以和移动设备iPad、iPhone、Kindle结合。

  • Instapaper :可以和Kindle等同步,和Flipboard集成,非常简洁
  • Readability:更注重阅读的视觉效果,读起来很舒服,但要收费
  • Read it later: 它的每日digest很有特色,集合你一日的文摘,做成一个很漂亮的版式,但这个特色服务也要收费

在大阅读量的今天,这几个新型网站都是很好的帮手,它们可以让你自己选择哪些内容粗读,哪些内容精读。

但不足之处是,这上面三个网站都是着重解决视觉效果问题,而不是立足知识的角度解决问题,所以它们都还不能仔细归类。好在Pinboard提供了解决方案,Pinboard支持和Intsapaper、Read it later结合在一起使用,稍微设置一下就能解决文章归类的问题了。如果还能附加笔记,我想使用效果会更佳。

大家不妨试用上面说到的网站。

Kindle:Amazon在做什么?

几个月之前的旧报告,拿出来发一下吧。研究了一下Amazon的业务,主要是Kindle和Amazon的业务支撑平台AWS。感觉Amazon将来有和Google一拼的实力,它更扎实、稳健一些。

几个月之前的旧报告,拿出来发一下吧。

研究了一下Amazon的业务,主要是Kindle和Amazon的业务支撑平台AWS。感觉Amazon将来有和Google一拼的实力,它更扎实、稳健一些。

Kindle是一个平台

* 硬件:Kindle
* 内容销售:KindleStore等
* 个人创作及作品销售管理

Amazon试图去建立囊括整个书籍的支撑、生产、销售的全方位平台。它不是开放架构,数据格式、写作工具是私有的,而且销售平台也是私有的。尽管初期利润丰厚,但长远看人类的知识是不可能建立在一个私有平台上的。

AWS包括多个层面 http://aws.amazon.com/

* 技术支撑设施:云计算-存储、消息、计算
* 业务支撑设施:支付、帐单管理
* 业务平台:

  • Associates Web Service:展示商家挑选出来的Amazon产品,Amazon通过referal产生的业务按一定比例支付给商家
  • Fulfillment Web Service (Amazon FWS):消费者通过商家平台下单,但最终由Amazon替商家完成,根据商家向消费者收费,但也向Amazon支付商品存储、运输等费用。

AWS技术上有很多细节了,但仅在业务平台这个层面上还有很多问题。最主要的难题是平台的设计要有一个店家公平竞争和利益分享的机制,次之是如何具体服务店家以让店家有利可图。

这方面,Etsy( http://www.etsy.com )也不可小视。它更是商业、手工文化和社群的完美结合。

連岳的一場即席發言

上個周末去廣州參加了2008中文網志年會,這已經是第二次參與了。這次年會最大的收獲是聽了連岳的一場即席發言。從來沒見過連岳,只是從文字猜想他頗有稜角,但見面之后才發現,他非常文靜而內斂。這場即席發言,是在年會結束后,很多朋友聚在一起的一場告別晚會。現場聽的時候,連岳聲音很斯文,特別是講到PX期間的恐怖,聽來很感動。但我不知道變成文字,是否還有這個效果。這篇文字是周曙光和我每人整理了一半,但有些地方聽不清楚,或許還有疏漏,這些由我們來負責。

上個周末去廣州參加了2008中文網志年會,這已經是第二次參與了。這次年會最大的收獲是聽了連岳的一場即席發言。從來沒見過連岳,只是從文字猜想他頗有稜角,但見面之后才發現,他非常文靜而內斂。

這場即席發言,是在年會結束后,很多朋友聚在一起的一場告別晚會。現場聽的時候,連岳聲音很斯文,特別是講到PX期間的恐怖,聽來很感動。但我不知道變成文字,是否還有這個效果。這篇文字是周曙光和我每人整理了一半,但有些地方聽不清楚,或許還有疏漏,這些由我們來負責。

連岳

因為我昨天只參加了一個小組的封閉年會,參加的時間非常短,所以給大家道個歉,說聲對不起。因為這次的活動的重點是放在南方都市報的一個論壇,今天下午和另外兩位老師的論壇,三個小時吧,今天的重點放在那個地方,因為還要准備一些材料吧。

今天這個南方都市報的論壇,我覺得它的主題和我們網志年會是很貼切的,是講公民社會的形成和改變、改造的事。我覺得其實博客它現在在做的就是這個事,所以我今天下午因為很多人有提問的時候,他也說呢我悲觀, 意思是說—我說的和做的以及別人做的一切都沒有用。當時我下午講得一個主題就是說,在現階段我們說悲觀,它是一個不道德的事;只不過如果你是一個悲觀主義 者,你要把這個東西放到你的心里。在現在我們每個的公民社會,包括這種博客遂導(?聲音不清楚)的社會進步,還剛開始看到几個結成網絡,很幼小、很無聊、 很自不量力。在這個時候你是要打擊他呢?你還是跟他說你的這個東西是沒有用的?如果你說這個東西是沒有用的話,它沒有用的話,它又如何發生?這個公民社會的萌芽就扼殺了。所以這個時候我認為說,在現階段,中國現階段,悲觀主義是不道德的事。(眾人鼓掌)

我們為什么會寫博客?會來參加這個網志年會?大 家會在一起溝通?就表示說,我們相信自己的力量,我們相信能改變這個社會。我們能相信自己,一定要相信別人。是我認為我們這里的每一個人是都不是比別人更 高明的,別人的力量一點不比我們弱小。網志年會這一些人,這几十個人,這一百多個人,這一百多個人做事情、說話,它能改造這個社會多少?說實話還有可能這個社會一點都改變不了,但我覺得它的作用在什么地方?它的作用是每個人都是一個種子,你要把自己當成種子,也許一年以后每個人能影響四十個人,兩年以后每個人能影響一萬個人,這時候社會就開始改變。

我 覺得我們,我們想改造社會的人,在現階段不會存在的一個(?),我覺得存在兩個誤區。一個就是說我們存在傳道焦慮,當時我們影響力不夠的時候,或是我們說 一些重要的話題的時候,旁邊沒有人馬上應和,或是社會不馬上改變的話,我們就很焦慮。我們就會馬上說,我們做的可能是沒有用的東西。但這個公民社會,往往 正常的社會,它的進步是很緩慢的。在美國,每個人能投一票,所有的人他只能投一票。奧巴馬是一票,小布什是一票,億萬富翁是一票,窮人是一票。所以我覺得 在公民社會,我們每一個博客每一個人,我們寫好自己的博客,做好自己的東西,我們就賺到了,我們就完成了公民社會該完成的事情。如果你的博客有兩個人閱 讀,你就賺到了一票。所以我覺得說,我們沒有必要,沒有必要悲觀,不能悲觀。就說如果你能參加網志年會的話,你一定是影響了一批人的,你一定應該是一個樂 觀主義者,而你實際上的效應就是一個樂觀主義者。

所 以我就有了一個倡議就是說:原來我經常會說,中國沒有救了;我會說,中國沒有救了,我們做了沒有用。在07年之前我會說這種話,到07年之后,我意識到, 這種話不能說了,我們永遠不能說這種話。就永遠要鼓勵做事情的人,永遠不能打擊做事情的人。有時候悲觀主義者會形成一種抒情冷血。一個聲音出來以后,我們 寫一篇文章,社會沒有搞定,事情沒有改變;然后我們就抒情說,沒有用了,中國沒有救了,中國人的人性就是這個樣子。你會覺得好像很美,像林黛玉的抒情。這 個事情我們應該要有一種意識,我們不再說這種話。我們要覺得它在現階段,它是一個非常非常不道德的事情。

這是第一點傳道的焦慮。第二,我們要把悲觀主義,其實我們是一個天生的悲觀主義者,把悲觀主義留在自己的心里,不要說出來,當成一個記憶。

還有第二點,我覺得說,我們要怎么樣防止我們成為一個受迫害幻想狂(鼓掌)。或者換一個角度講,也許在座的各位多多少少受過迫害。就是在迫害的狀態下,我們怎么保持正常的心態、正常的心境。這也是我在去年想通的一個事情。

去 年的時候,剛開始知道的時候,這個電話,每天我電話拿起來,我非常恐慌,如果有人在監聽,那我當時在一直想這個問題,我突然就想通了。如果說這個公權力知 道一個人不停的批評它,不停的否認它的事情,它沒有釆取這個手段,反而不正常的。這個手段是你允許的,我給你。那我在電話說我該說的話,我不讓它影響我的 生活。我照樣在電話里和老婆打情罵俏,當這些人不存在。就不讓它和我的生活,不讓它,覺得說—我做一個想法、每出一次門都弄得很緊張,我覺得這對我精神上 是有損害的。我要恢復到一個很平和的狀態。所以我覺得說,這一點很重要,我們要,即使我們受到迫害,即使你覺得受到壓力,也要保持一個平和的心態。該享受 生活就享受生活,該寫博客就寫博客。盡量使自己不要成為一個被迫害者,甚至成為一個受迫害幻想狂。

這是我在去年這段時間里想清楚的,所想清楚的几點事情。可能很多人沒有想通,遲一點就想通了。其他也沒有別的可說了,謝謝大家。

北風

謝謝連岳。讓我發現連岳不再感到恐懼的,只是因為他跟他老婆打情罵俏。因為我往往跟老婆以外的某個人打情罵俏。(眾人哄笑)

精靈、超紙和超媒介

就說到Alan Kay的超紙,讓我們想象一張巨大的有超連接的畫布,孩子們在上面自由的作畫、編故事。每個精靈都會有自己的檔案,每個精靈都通過這種超媒介而活在孩子心中。這是一個讓我很激動的想法。一個精靈的王國,一個精靈的譜系圖。

昨天去參加了劉妍和阿角組織的第一期三朮沙龍。三朮沙龍的宗旨是意在打破藝朮、學朮和技朮之間的隔閡。這一期沙龍的主題是新媒體與教育。其中東京工藝大學博士劉洋先生的Spritivity項目吸引了我相當的注意。

Spritivity項目的主要內容是教小孩子畫出自己心目中的精靈,然后許多小孩一起利用這些精靈來編故事,通過參與來達到教育和跨文化交流的目的。他有個小孩利用這些精靈表演皮影戲的視頻分享,孩子們投入地表演,場面非常感染人。這里是他們的一個簡單的英文介紹: http://www.psych.lse.ac.uk/~patrick/SpritivityLondon-Beijing/

說到孩子和孩子的創造力,我不能不想起圖靈獎獲得者、Smalltalk的創始人Alan Kay2006年他在EuroPython會議上有一個Keynote,名字就為“Children First”。其實Alan Kay對孩子們的關注還要早到1960年代末。當時,他遇到了LOGO語言的創始人Seymour Papert,并且看到了LOGO在教孩子學習編程方面的巨大能力,于是他對如何認識計算在社會方面扮演的角色發生了徹底的改變。在1991Byte上的一篇釆訪報道《Dynabook Revisited with Alan Kay》中,Alan Kay說道:“在1968年,我見到了改變我對計算整體觀念的兩三類事物。我們那時思考計算的方式是Doug Engelbart那一類的觀點—大型機像鐵道,鐵道被決定你可以做什么和什么時候做的指令所擁有。Engelbart想要成為Henry Ford。個人計算機在六十年代被想象成汽車。在1968年,我看到了Seymour Papert為孩子們做的第一個作品以及LOGO,并且在Rand我還見到了第一個手寫識別系統。它棒極了。這些對我有巨大的影響,因為它們讓我有親密的感覺。當我把這些和讓孩子使用結合起來,計算機的概念就變的更像一個超媒介(supermedium),更像一張超紙(superpaper)。”

就說到Alan Kay的超紙,讓我們想象一張巨大的有超連接的畫布,孩子們在上面自由的作畫、編故事。每個精靈都會有自己的檔案,每個精靈都通過這種超媒介而活在孩子心中。這是一個讓我很激動的想法。一個精靈的王國,一個精靈的譜系圖。

Git与Wikipedia:開放、分散和信任

最近一直在關注分佈式的版本控制工具(DRCS),這其中最著名的莫過于gitmercurial。今天發現了一個用git實現的wiki系統git-wiki,讓我覺得有必要給大家說明一個前景—完全分散式的、基于信任關係管理的全新的Wikipedia。

最近一直在關注分佈式的版本控制工具(DRCS),這其中最著名的莫過于gitmercurial。今天發現了一個用git實現的wiki系統git-wiki,讓我覺得有必要給大家說明一個前景—完全分散式的、基于信任關係管理的全新的Wikipedia。

先說一下git,它是由Linus Torvalds開發的一款分佈式的版本控制工具,計划開始于兩年多以前,最初用于Linux kernel的開發。git有以下的一些的特點:支援所謂非線性的開發;完全分佈式;支援多種發布協議;高效。

據說在Linux kernel的開發當中,Linus只接受來自少數信得過的開發人員的修改;而這些人員各自負責不同的領域,每個又有自己的團隊;這樣就形成了一個層級架構,而Linus居于層級架構的最頂端。

要注意的是,因為開源協議和git完全分散的特點,任何人都可以fork出來一個自己的分支,Linus也無法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關鍵在于,fork出來的分支能否獲得足夠的資源來持久發展。大家的起點任何時候都是平等的,你的努力決定了你在一個開放社群裡的地位;Kernel的層級架構完全是基于信任關係建立起來的。

讓我們接着討論一下Wikipedia。在Wikipedia經常可以看到吵架和各種各樣的troll,Isaac Mao曾經評論說,這是因為Wikipedia集中式下的開放性使得信任關係無法良好的存在。設若我們有一個基于git的Wikipedia,情況就會完全改觀。

這樣一個前景是可以想象的。而且更有一點,完全分散的Wikipedia更難于被封鎖,最終必將是自由知識的勝利。

參考:

河蟹横行的中国互联网

很好很河蟹几个星期没在Blog上说话了,今天看到一则新闻,面对如此河蟹横行的中国互联网,不由想说两句。

很好很河蟹几个星期没在Blog上说话了,今天看到一则新闻,面对如此河蟹横行的中国互联网,不由想说两句。

紧急通知, clinic 继”紫田”机房、广东汕头”蓝芒”机房, site 总数超过2000多台服务器被断网关闭处理后,今天我机房参加了浙江省公安厅召开的”十七大”前严打”交互性网站”(论坛/博客/留言板)通告会。会议精神明确要求,各IDC服务商在十七大之前,必须强制关闭所有论坛/博客/留言板等交互性网站,整个机房只要发现超过7例,采取关闭机房强制性措施,并处罚款5-100万元。

为了确保我司所有客户的网站不出现断网危机,所以我司在严打期间规定如下:

1、已有论坛的网站空间,强制关闭论坛功能(仅有论坛的关闭整个论坛);

2、尚未有论坛等交互性程序的空间,严打期间不得新开通论坛、博客、留言板等程序。我司24小时不间断检查,一旦发现,按恶意攻击机房处理,强制关闭此会员(或代理)名下所有网站并永不退款处理,造成严重损失的,将追究法律刑事责任。

3、完全靠论坛为生的大型论坛,要求开通的,必须安排专员每1小时向我司报到一次,24小时实时监管并交押金1万元,如因所登记的论坛缘故出现断网情况押金不退还。

4、政府禁令期间所有被关闭论坛/博客/留言板等功能的网站,一律作不可退款处理(属不可抗拒范围)。

5、要求更换网站内程序的网站,为防止出现意外上传原来程序的情况,须交押金1000元。

6、有反对意见或不满的,请直接致电公安部咨询相关情况。

注意:本次严打截至十七大会议结束,出现问题的网站主本人,都将公安部门追究直接刑事责任。

首先,我不知道这样的禁令从法律上讲是否合法,很明显它不但在侵犯大众言说的权力,还在侵犯站长的合法权益。互联网发展到今天,还有几多网站没有交互的能力呢?哪条法律说明不允许开设交互性网站了,你凭什么发布这样的禁令?很多话都无需再说,都是很明摆着的道理。我只能建议大家,向勇敢的yetaai学习,必要的时候站出来,用自己合理、合法的手段同不公正作抗争。

酷站:在線整數序列百科全書!

今天在維基百科上搜索,偶然發現了一個很棒的站點—在線整數序列百科全書(OEIS)。該站由AT&T實驗室的研究員Neil J. A. Sloane建立。

今天在維基百科上搜索,偶然發現了一個很棒的站點—在線整數序列百科全書(OEIS)。該站由AT&T實驗室的研究員Neil J. A. Sloane建立。

它能做什么呢?簡單說來,就是你輸入一串數字,它能告訴你這串數字的來歷—由什么公式或者方法生成,哪些科學家做過什么研究。大量的已經研究過的整數序列都在這個網站建立了檔案。

比如下面的交换群的阶数与数量关系是我通過程序求出來的:

1 2 3 4 5 6 7 8 9
1 1 1 2 1 1 1 3 2

我想看看它究竟能怎么生成:只需要查詢

http://www.research.att.com/~njas/sequences/?q=1, health 1, story 1,2,1,1,1,3,2

就可以了。太酷啦!!

我已經提交了兩個序列,不知道能不能批準。